• <small id='uf5ktcu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8ca39yao'>

      <tbody id='dzd8w94j'></tbody>
    在西方绘画作品被封杀的岁月 这样的插画不啻珍
    2020-09-16 
    五四新文化时期,鲁迅等文化人就曾以搜罗、收集插画、版画为长期的兴趣。 最近出版的一本书——《爱看书的插画》,是出版人汪家明所写。 他回忆说:对于我这个迷于美术的少年来说,在西方绘画作品被封杀的岁月,这样的插画不啻珍宝。 ”  在摄影技术普及、影像时代到来以前,精美的图画对于普通人来说,是一种稀缺的资源。 我们可以想象,当一个爱书人经过一番寻觅,终于入手了一本向往已久的名著,而翻开来看,里面竟还有精彩的插画,那是一种怎样的欣喜。   五四新文化时期,鲁迅等文化人就曾以搜罗、收集插画、版画为长期的兴趣。 最近出版的一本书——《爱看书的插画》,是出版人汪家明所写。 在书前的《小引》中,他回忆自己几十年来对文学经典的阅读史:  其实细想,几十年前,我辈读经典的时候,并无什么目的,不过是,青春萌动,无可打发,唯有读书。 若说独特之处,则是读的虽杂,却视外国经典最为高上。 理由不好说,反正是我切身的体会。 那些《少年维特的烦恼》们,《巴黎圣母院》们,《爱伦·坡故事集》们,《大卫·考坡菲》们,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们,把我带到遥远的异国他乡,神奇的历史深处,在我面前展开了一个波澜壮阔浩瀚无垠世界。   这世界有血有肉,有人物有建筑,有爱情有仇恨,有奇思和妙想……让我沉思,让我辗转反侧,让我大志满腔!记得写过一句诗:惯于夜午奋读毕,心潮汹涌下长江……”说来也怪,那时文革”正酣,极左盛行,怎么说这偏好也有悖于时代……也许有十分个人化的原因?——这些经典往往配有精彩插画。   对于我这个迷于美术的少年来说,在西方绘画作品被封杀的岁月,这样的插画不啻珍宝。 经典加插画,无疑强化了文学对我的影响。   在汪家明看来,插画之于文学作品的运用,当然不仅是阐释。 常常是,插画内容的丰富性超出了文本,表达着画家独立的艺术精神。 ”书中所谈及的,是《十日谈》、《少年维特的烦恼》、《巴黎圣母院》、《爱伦·坡故事集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、《傲慢与偏见》、《白鲸》、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……等文学经典,和其经典版本中的精彩插画。   《十日谈》:人的幸福本能  我所存的旧版《十日谈》是年5月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,版权页注明新二版”、原上海文艺版”,精装,书前有铜版纸印的二十二幅插图,书中每个故事前还有一幅题图。 书前插图艺术水平高,印的也精美,有几幅内容比较色”。 《十日谈》插画,《第一天·故事第四》《十日谈》插画,《第五天·故事第十》  据译者方平介绍关羽的故事,除前两幅外,十幅是萨佛其(Steele Savage)的作品,十幅是哈舒伯格(Mac Harshberger)的作品,但不知二位是哪个时代哪个国家的画家;前者画风细腻活泼,后者有装饰风格。 一百幅题图的画风古朴稚气,取自年《十日谈》最早的插图本,原作为木刻。 虽然是故事内容的演绎,但比文字表达含蓄多了。   那时读外国小说的标准是很高”的,如托尔斯泰、狄更斯、雨果之类,对《十日谈》这种近似民间文学”的作品不看重,之所以读它,是因听说是色情小说”,可是由于读得粗关羽的故事,而且不了解中世纪时代背景关羽的故事,也体会不到其中的深刻思想和风趣,正像李银河说的,读这本书的时候太年轻了”。 80年代末再读,深为其尖酸刻薄、胆大包天、正话反说的观点和文字风格所吸引,对这位卜迦不由得喜欢起来。   据卜迦丘讲,《十日谈》中的故事都是有根有据的,或取材于历史事件、意大利古罗马时期的《金驴记》、法国中世纪的寓言、东方民间故事(阿拉伯、印度、中国),或取材于宫廷传闻、街谈巷议。 在这些故事中,塑造了国王、贵族、骑士、僧侣、商人、学者、艺术家、农民、手工业者等不同阶层人物,展现出复杂广阔的活场景,尽情抒发了他、爱情、财富、自由的见解。 《十日谈》插画美文,《第二天·故事第八
    睡前小故事女朋友 小兔子的故事 关羽的故事
      <tbody id='ckbb73dz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thsedtmk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h1r2sbs'>

      <tbody id='xsmtocjs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xr6jboz3'></small><noframes id='1xxiaolk'>